首页 > 学生成长 > 德育活动 > 德育活动

德育活动

  • 学校始终以学生的健康成长为本,秉承“个性教育”、“适度教育”的思想

    The school has always been to the healthy growth of students oriented, adhering to the "personality education", "moderate" education thought

 

遥远星球的孩子

发表于:2016-04-25 14:38:02   浏览次数:

开题.jpg

 

遥远星球的孩子

我们眺望一颗遥远又美丽的星球,看着遥远星球上的孩子正在一个一个降落在地球,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导游,能理解他们和我们的不同,也帮助他们认识在地球上的生活规则,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尝试做那个导游。

——题记

“自闭症”曾经对我来说是多么的遥远和可怕,无法治愈、自我封闭、罕见疾病,这是我对自闭症最初的认识,直到遇见他……

一、难忘的初识

这是我刚接手的班。开学前一天,孩子的妈妈在王主任的带领下找到我,“咱们班有个特殊的孩子,是自闭症,他妈妈想和咱们谈一谈。”“自闭症”?!我的大脑嗡的一下:我该怎么办?孩子的妈妈提前找到学校是想申请陪读,甚至是在学校找个工作随时照看孩子。在聊天的过程中,我感受到孩子妈妈的焦虑,她担心孩子适应不了学校的生活,担心孩子受到欺负,担心孩子不能跟上学习进度……“如果您来陪读,就是放弃了这个孩子,孩子早晚有一天要自己面对社会,陈老师和学校都不愿意放弃每个孩子。为了孩子,您不能来陪读。”王主任语重心长地说。

慢慢地,我也冷静下来,“学校教育不止是知识的教育,更是集体的教育,孩子在集体里生活才能学会与人沟通交流,您如果在学校,孩子只会依赖您。”在主任和我的百般劝阻下,孩子的妈妈终于同意不陪读了。可怜天下父母心!焦虑不安的妈妈也想让孩子能够像正常孩子一样的学习生活,我该做什么?

家长离开后,主任继续跟我聊:“教育这样的孩子可能会有很多的困难,但是这也是一种历练,你放心!学校和我都会尽力帮你,有什么问题随时来找我。”主任的话仿佛一针安定剂,让我惴惴不安的心踏实了下来,有学校的支持,有主任的帮助我还怕什么?我做足了心里准备来迎接这个特殊的小朋友。

开学第一天,我特别关注了他,他是一个白净皮肤,高高个子的“小帅哥”。课堂上,他很是安静,只是目无焦点的在寻找着什么,当我看到他举手时很是欣喜,但是当他站起来回答问题时却是让老师和同学都一头雾水,因为根本不知所云。我想只要不影响课堂秩序,对于他来说慢慢适应学校的环境才是关键,就这样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上午。我正暗自庆幸这孩子并不像妈妈说的那般严重,有个小孩焦急地来找我,“陈老师,小祺不见了!”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怎么会不见呢?为了不让所有孩子发现他的“不同”,我只让两个孩子到一层卫生间和操场帮忙找,当我正在担心孩子不要跑到车库或者有电的地方发生危险时,电话响了“陈老师,找到小祺了,好像在操场!”我早就忘了自己穿的是高跟鞋,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操场,发现他正扒在围栏上向外张望,边哭边说:“妈妈、妈妈……”我心疼的抱住孩子,不忍心责备他,“怎么了孩子?你想回家是吗?先和老师回去吧,下午妈妈就来接你了。”他却扭过头,不与我对视,我几次想把他带回来,他都挣脱开我的手,嘴里仍旧说着妈、妈。眼泪也在我的眼里打转,我不再强迫他,只是抱着他,静静地陪他坐了很久。看到他慢慢不哭了只是望着外面,我轻声地说:“孩子,你想回家对吗?相信陈老师,只要子祺听话,老师肯定让你回家见妈妈,所以你现在要听话,好吗?”我试着拉起他的手,孩子不再抵抗,回到教室安静地度过了一下午。

这是孩子给我的第一印象,对陌生环境缺乏安全感,不会与人交流。

二、耐心地守望

至今,“逃跑事件”只发生过一次,之后妈妈给我的反馈一直都是孩子愿意到学校来,即使在学校不舒服,我电话让妈妈来接都是劝说很久才回家。我想那一次的沟通孩子真的听进去了,他的交流需要我们耐心地等待!

一个月过去了,孩子对学校的恐惧逐渐消失,可随之而来的是课堂上出怪声,在班里柜子上乱涂乱画。把情况反映给家长后,孩子的妈妈表现出来的是无助与焦虑,再一次提出想要陪读。

这些来自“遥远星球的孩子”需要耐心的陪伴,而对于他们的家长,我们同样需要耐心。每个特殊儿童的背后都有一位心存希望而又伤心欲绝、心情复杂而又矛盾交织的妈妈,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她母亲每次和我交流的时间都会很长,但是我很愿意听她吐露心声,帮她想教育孩子的方法,排解她的焦虑与不安。“孩子在学校,我是第一负责人,我都不怕,您怕什么?!”孩子的妈妈至今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时常提起当时我说的这番话,这番话不仅让她很感动,还让她能放心地把孩子交给我。毋庸置疑,如果我作为一个教育者,不能承担教育这个孩子的责任,这个孩子还能到哪去?他需要学校,需要接受教育,即使老师需要花费更多的心血在他们的身上,我所能做的就是耐心地守望,爱他,就在拐角处等候。

三、学校的支持

校区主管王主任经常询问我有什么困难,经常给我打气,给我鼓励。同时她向学校反映了孩子的情况,虽然因为时间关系,孩子的父母没有办下来随班就读的证明,但是海淀区举办的两次特殊生讲座,学校及时地通知我参与听课。通过学习,我对“自闭症”有了新的认识。自闭症又称孤独症、肯纳症,是脑部发育障碍,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、人际交往障碍、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。自闭症儿童不都是天才,只是经常会在音乐或绘画方面有特殊的才能,因为他们和我们看到的世界不一样,他们的眼睛就像照相机,把他们看到的世界拍成一张张相片。

没错!小祺就是那个住在“遥远星球的孩子”,他看到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,他思考的方式和我们不一样,他接收的频率和我们不一样,那么当他在课堂上翘起椅子,当他嘴里发出怪声,当他在柜子上画画我为什么还要生气呢?他自有他的原因,我需要做的就是耐心的教育和正向的引导,尽力不让他在班集体中特殊化、孤独化,我期待着孩子的改变。

四、真实的变化

记得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:这些特殊儿童不是畸形儿,他们是人类无限多样化的花园里最脆弱、最娇嫩的鲜花。是啊,漂亮的孩子人人爱,爱不漂亮的孩子才是真正的爱。此后,我经常在离他不远的地方仔细观察他的一举一动。慢慢地,我有了更多的发现,也得到了更多的惊喜。

小祺有一定的自理能力,上形体课自己换衣服,打扫自己座位周围的卫生,独立去水房接水,放学收拾书包。课间休息,他一直在座位上画画,所有的线条是那么的流畅,大汽车、地铁、卫生间……都是3D效果的,孩子你真的是绘画天才!既然这么爱画画但是又不会交流,我就想到了动员孩子们欣赏他的作品,并且问问他画的是什么小故事!孩子们都非常佩服小祺,纷纷跑过来,把他团团围住。小祺居然给同学们讲起画来了!为了鼓励孩子,我们班还为他举办了个人小画展。课堂上,教他学会听老师说的话,老师对全班说就是对他说,一次、一个月、一个学期,在我和家长的共同努力下,孩子这学期能够跟着老师做大部分要求了。正因我的某些迁就纵容,他听我说话时已不再捂住耳朵,减少了恐慌、抵触的心理,怪异的行为也变少了。

1.jpg

 

2.0.jpg

 

3.jpg

 

4.jpg

 

 一路走来,跌跌撞撞,磕磕绊绊,只留下一些模糊的轮廓。今天,在静夜里,在明灯下,才能坐下来,细细地重新描绘一次,让自己在逐渐清晰又渐而恍惚的种种往事前微笑,感觉竟是——草色遥看近却无。迷惘中,我和我的自闭症孩子的故事还在继续,太多的不可知在等待。我已不再感到悲凉。因我始终心怀一种期待,心怀一种想象,期待有更多的人宽容而智慧地看待那些遥远星球的孩子。

“肯纳症”现在这样称呼这些孩子可能更为公平,他们不是只在乎自我,也不是封闭自我,更不愿一生孤独。肯纳症儿童数量正在逐年上升,我觉得,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导游,能理解他们的星球和我们有不同的文化,也帮助他们认识在地球上的生活规则,或许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尝试着做那个导游。

新封面和尾注.jpg

 

微言微行微力量

 (作者:陈希)